湖南安全教育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文艺副刊 > 散文随笔 >

年(散文)

编辑:   发表时间:2021-02-18 10:16    来源:湖南安全教育网   浏览数:234
作者  丨 阳子
      我过了很多的“年”,唯有今年与往年不一样,大家都像虫一样蜷缩在家里,亲人的距离由于隔离而遥远,也有了足够的时间在"年”里去想往年。平常时候,年过得越多,对年的盼望反而是越少。
      最幸福的年要往四十多年以前去追忆,大家平时省吃俭用,到快过年了商量好了似的,个个变得非常大方,似乎忘记了挣钱的不容易,似乎口袋里都有用不完的钱,大批量置办年货,给每个能想得到的晚辈买吃的穿的,然后想尽办法往乡下赶。根在乡下,能回乡下过年是一种自豪和骄傲。
      “年”是一年的念想。
       小时候围在父母膝下过年最快乐,无忧无虑四处野,长辈们买来的小小的纸包糖能把我们的快乐放大无数倍,梦也做得像糖一样甜美。等到自己成家立业了,陪儿子过年却没有更好的方法释放出自然的高兴,没有了我们儿时的那种快乐。父母在哪,年就在哪,年关将至,我一定要携妻带子把他们领到父母身边,一家人和和美美团聚在一起,拾掇一些年的味道。
      小时候最期盼的就是过年,过年不仅意味着有新衣服穿,而且不用写作业,可以没有负担地和小伙伴们一起出去玩。那个时候觉得玩什么都很开心,快乐来得简单而纯粹。长大后,日子反而变得无聊起来。
      时间一天天溜走,越来越想念过去的年。春节就是年,那时多贫困啊,有了这个节日才有了一次奢侈的机会,所有能够拿出来的好吃的东西,只有在春节时候才会毫不犹豫全部拿出来,脾气暴燥的人在春节也会变得格外温柔,对着亲人露出灿烂的笑脸。
      对孩子们来说,春节就是一个可以不掺红薯米吃白米饭、吃好菜、穿新衣、痛痛快快玩几天的节日,当然还有许多的热闹和欢乐。
      小时候盼望过年,到了腊月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好像春节是一个遥远的、很难到达的目的地。对于孩子们这种焦急心态,大人们总是发出深沉的感叹,好像他们不但不喜欢过年,而且惧怕过年。他们的态度令当时的我感到失望和困惑,现在我完全理解了。我想我的长辈们之所以对过年感慨良多,一是因为过年意味着一笔开支,而拮据的生活预算里往往没有这笔开支,二是飞速流逝的时间对他们构成的巨大压力。小孩子可以兴奋地说:过了年,我又长大了一岁;而老人们则叹息:嗨,又老了一岁。过年意味着小孩子正在向生命过程的辉煌时期迈进,而对于大人,意味着向衰朽的残年滑落。
      小时候我们的脸冻得通红,鼻尖上挂着清鼻涕,喜欢往外面跑。过了小年,春节就迫在眉睫了。但在孩子的感觉里,这段时间还是很漫长。终于熬到了除夕夜,家里大人带着孩子给祖先烧纸,其实就是邀请祖先回家过年,这时候家里的门就要全部关上,但还是有几个像我们在忆苦戏里见到过的戴着瓜皮小帽的小崽子,在别人家门口捡漏爆的鞭炮。从这时候开始至正月十五,家里的扁担、锄头也不再往外借了。
      那时候没有电视,连电也没有,吃过晚饭后就是点上煤油灯,烤着炭火,大人拿出许多自己做的吃的东西,有花生、爪子,有米花,有红薯片,后来还有水果糖。开始我们都叫它纸包糖。
      母亲从破旧的棉祆口袋里掏出俩颗纸包糖,散发着甜甜的醇香味。父亲笑眯眯地说:“这是厂里新年颁奖,发给每个人的洋糖,你和你妹妹一人一颗。”父亲说着,把一颗糖从母亲手上接过来递给我,我在嘴里嘣嘣咬成两节又咬成四块,分给父亲一块,妈妈和妹妹一块,我留一块。父亲把另外一颗糖给妹妹,说:“吃吧!"平时,父母都惯着妹妹。妹妹接过糖,学我的样子,把糖咬成两节又咬成四块,分父母每人一小块。父亲和母亲都笑了,父亲说:“懂事!"
      父亲说,厂里发糖,还有很多人没有得到,平时劳动不积极,表现不好的吃不到糖。父亲对我们说:只要你们兄妹俩好好听话,好好念书,大年初一还给你们奖糖!
      糖含在我嘴里,用舌头拨夹到牙唇之间,不让它过早化尽。第一次吃的糖是用甜菜做成的,黄黄的,特甜特香。我含着糖睡着了,梦见父亲大年初一买了一大包纸包糖拿回家,笑着说:“我买了一块钱的纸包糖奖你们,按考试成绩和每天回家干活表现奖励,谁的成绩好谁得的糖就多!"我们跳起来齐呼着跑过来围在父亲身边……,梦被呼喊声惊醒,嘴里还感到甜甜的,又甜美入睡。
      睡到三更正甜美时被母亲叫起来,穿上新衣,感觉到特别神秘,特别寒冷,牙齿嘚嘚地打着战。外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如此黑暗的夜再也见不到了,现在的夜不如过去黑了。这是真正的开始过年了。这时候绝对不许高声说话,即便是平日里脾气不好的家长,此时也是柔声细语。至于孩子,头天晚上母亲已经反复地叮嘱过了,过年时最好不说话,非得说时,也得斟酌词语,千万不能说出不吉利的话,因为过年的这一刻,关系到一家人来年的运道。
      现在,如果愿意,可以天天吃好菜,糖很少有人吃了,没有了吃的吸引,过年的兴趣就去了大半,人到中年,更感到时光的难留,每过一次年,就好像敲响了一次警钟。没有美食的诱惑、没有神秘的气氛、没有纯洁的童心,就没有过年的乐趣,但这年还是得过下去。我们所怀念的那种过年,现在的孩子们已经是不知道了。时光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慌,日子像流水一样一天天往前面滑。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我有了更多的时间趴在窗户边望着天空,心里想着妈妈嘱咐我的话:疫情危险,你好好待在家不要出门,不要来看我了。我每天在窗边趴一会,望着妈妈在的方向。街上行人很少,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除夕前一天,我们还能正常买到口罩,到了大年初一,口罩成了最紧俏的商品,从那刻起,我便知道今年的春节注定不平凡。
  除夕那天,我拿着手机拨电话,告诉亲人们新冠肺炎的事情,交待大家正月不要去拜年。听着亲人的回复,心情有些低落,心里压着一块沉重的石头。电视上播放的节目也和往年不同了,没有看到热热闹闹的舞狮,看到的是前方的疫情报道,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他们的防化服后写着自己的名字和加油之类的鼓励话语,数十名医护人员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夺去了生命,但全国医护人员仍然义无反顾在一线拯救病患。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心中那块沉重的石头变轻了,好几次我眼角湿润。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脸,但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背影。
  所有的中国人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年的“年”。

  • 党员进社区 节前慰问困难村民  真情关怀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学校:青年教师展风采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精英引领 校区交流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和平校区举行首届足球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小学:研课带成长 磨课
  • 双峰县:名师引领促成长 合作研修共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