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安全教育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文艺副刊 > 散文随笔 >

我、我们(第四节)

编辑:   发表时间:2021-03-17 09:59    来源:湖南安全教育网   浏览数:234
诗让义气、豪气镀光:胡勇平、我、我们
 
〈4〉
胡勇平自述:从水泥厂起飞,没有当时的梦想,当个屁的大律师。
 
      师傅王明武是我在棋梓桥工作时重要的贵人。当时我在车间黑板报发表了《风雨万罗山》,师傅满口赞扬写得好,把我带到他家里去吃饭,我买了一袋子水果,师娘见到我,很欢喜,张罗了一桌子菜,那时候我不喝酒不敢喝酒,师傅一句话把我噎在哪里:不喝酒算什么男子汉?
      和师傅喝到半熏的时候,师傅问我:你是有才华的人,棋梓桥太小,要走出去,不要在这里吃一辈子水泥灰。我站起身来,对着师傅深深鞠了一躬,把我压在心里的理想壮着胆讲了一遍:我不甘心在山沟沟里做一辈子工人,我有梦想有追求,肯定要离开这里,离开只有一条路:考大学,我想利用工作之余,到附近的棋梓桥中学去找老师补习,请师傅多帮我安排中班和晚班,多让我有机会在星期天及节假日加班,这样不但可以腾出白天的时间去上课,星期天及节假日的加班更可以平时用来补休去上课。师傅见我说话的表情如此认真、心诚,眼睛有点红,冲我点头、伸大拇指。
      从那一天开始,到我离开我的工作岗位四号敦子,师傅自己四十天以上的加班补休条,给了我,这可是用钱买不到的,这一份恩情我一辈子难忘。
      我有良好的阅读习惯,加上我喜欢文学创作,著名红学家林曼老师亲手辅导我,我用一年时间自学完了高中三年的史、地、政、语。我读文科有天赋,中国历史从元煤人开始到中华民国,我初中毕业时能如数家珍把历史的变迁、各朝各代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当成故事讲出来,世界地理和中国地理我画出两张完整的地图来,能信手标注和画出世界上所有重点国家地区所处的位置,地理特点,气候条件,人文特征,山川河岳。我参加高考的短板是英语和数学,我必须到附近中学高中班去补习。
      从1986年初开始到1987年去参加高考,这一年半的时间,是我的人生中最重要、最值得骄傲的时光,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的平均睡眠每天没有超过四个小时,除了新闻联播,没有看过任何电视和文艺节目,连上厕所和吃饭都是拿一本书在手上,现在上卫生间,如果手上没有一本书,屎就拉不出来的生理习惯,我估计就是那时候弄出来的。
      我的工作岗位是看守四号敦子,让它正常运转。这个岗位不是一个太大的技术活,为了在领导面前图个好印象,同时挤出读书时间,我耍了点小聪明,一是算,算准值班主任来检查的时间,他一来,铁定能看到我认真搞各个敦子的卫生,我穿着一身灰色的工作服,戴一顶防尘帽,拿着一杆水枪在认真冲地。让每一个值班主任在检查的时候亲自看见,他们冲我伸大拇指。二是听,四号敦子岗位上有一个厂子弟叫邢子君,祖籍河北的,挺帅很清高的一个人,他上班,除了和另外一个厂子弟侯庆林聊天以外,就是拿顶帽子往脸上一盖,呼呼睡觉。他除了交班时,象征性用水冲洗一下四号敦子,其他时间基本上不出门巡岗,虽然他懒散,但他从来没出过任何工作事故。我搞了两包好烟,请教他诀窍,他见我心诚,告诉我上班听声音,心静下来,把回转窑正常运转的声音牢牢刻在脑海里,一旦有异样的声音第一时间去调整托轮的角度。上一个班的人已经每半个小时各墩子仔细查看了,保障了我们八小时工作以内,几个巨大的铁轱辘再怎么转,都不容易出事的。有了他的经验,我上班异常轻松。晚班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班,工作一个小时,看两小时书,其余时间可以美美地睡一觉,醒来到了下班时间,拿两个隔夜买的在窑下烤热的馒头,骑上单车拚命蹬,往棋梓桥中学的课堂里冲。
      我英语底子太差,高考最终成绩35分,数学得了高分有点投机。我小时候在湘潭县石鼓镇外婆家长大,有一个邻居大哥叫莫尚青,他湘潭大学化工系毕业,分到湘钢,厂里有支教任务,他派到了湘乡潭市镇中学支教,潭市镇离棋梓桥20多公里,有班车,骑自行车也不远,高考临考前,我专门到潭市中学住了一个星期,请教他数学。说来奇怪,也许是命运安排,我数学底子像麻布袋一样粗糙的人,莫尚青给我辅导的重点题,几乎全部考了,让我高考的数学打了一个大胜仗!
      那时候,我的人生理想是做新闻记者,积累素材成为作家,高考志愿想都不想,要么中文要么新闻。这个节骨眼发生了两件事,一件事我初恋女友的母亲发现我们早恋。她还在读高三,是学生,那时的早恋视为洪水猛兽,她母亲以找我谈话为由,把我骗到她家里,没让我讲话,拿出一杆扫帚劈头盖脸往我身上打(她母亲是一位长得非常秀气的小学老师,为了女儿完全拼了命),打完以后,问我基本情况,我如实告知,冷静下来,她母亲认为学新闻、学中文都是花拳绣腿,文科生不如学法律或者学文秘实在。第二件事水泥厂鼓励年轻人学习拿文凭,当年厂里能带薪读书的文科,只有法律,其余的都是和水泥工艺有关的专业。
      我权衡再三,选择了学法律,1987年8月,我以总分408分的成绩(文科总分500分,英语按50分折算计分)拿到了湘潭大学法律系大专班的录取通知书。   
      我非常幸运,很狗血,那一年年终我居然还评上了厂优秀团员和车间先进工作者。
      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到劳动人事处去办相关手续,接待我的刘科长告诉我,我没有资格带薪读书,我的选择只有一个:辞职去读书,厂里已经送了学法律的人,不可能再送。当时能每个月拿着108块钱工资上大学,对于从普通公务员家里长大的我来说,可是极大的红利,并且带薪读书和辞职读书从政治上理解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辞职读书意味着失去了国营企业工作,这份工作当时令人羡慕。我一打听,厂里确实送了人学法律,化验室的一个美女,叫张萍,男朋友是副厂长的儿子。副厂长的媳妇可以送,我不行,为什么?我立即写好辞职报告,拿了一根棍子,跑到劳人处,刘科长质问我拿根棍子想干什么?我说:要我辞职读书可以,你们劳人处墙上的公平、公正四个字,我必须把它挑下来一起拿走。争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处长李韵珍进来了,这是一个出了名的铁娘子,传说水泥厂三千多干部职工的情况背景,她能像我背历史书一样背下来。她看了我一眼:你就是前年底湘乡劳动局左股长亲自送来的那个胡勇吧?你想干什么?考上大学出息了是好事呀!厂里送不送你去读,要厂长会上讨论,你回去等消息,要去学法律的人,以后不要动不动拿根棍子砸人家的场子。临出门时嘟哝了一句:好端端的小伙子,怎么遇到事情急得像个小土匪!
      20多年以后,已经从湖南省建材局局长岗位上退下来的王玉林(当时他是我无法见到的厂长),在长沙湘乡老乡会上,我们见了面,老爷子嚷嚷:小胡,今天陪我喝五瓶百威啤酒,当年要是没有我批准你去湘潭大学读法律,你当个屁的大律师呀!
      老爷子的记性真是一流。
 
 
 
 
一夜江南的符号
作者 丨 胡勇平
 
聚而又散,便是一幅写意
酒量,歌声和你的笑
如三月的杜鹃
一声声:行不得耶,哥哥
而我终究离开
那被碾压过的街灯
还剩徘徊、挣扎和自由
落在心里的你
笑着笑着就远了
寂寞提前来到
 
一见不忘只能安放在尘世的另一处
这个早春
云朵似美丽的邂逅
便是浩荡的喜悦
今夜所有的思与想
都和你一起:打湿江南

相关阅读

  • 党员进社区 节前慰问困难村民  真情关怀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学校:青年教师展风采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精英引领 校区交流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和平校区举行首届足球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小学:研课带成长 磨课
  • 双峰县:名师引领促成长 合作研修共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