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安全教育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文艺副刊 > 散文随笔 >

我、我们(第五节)

编辑:   发表时间:2021-03-22 09:48    来源:湖南安全教育网   浏览数:234
诗让义气、豪气镀光:胡勇平、我、我们
作者 丨阳子
 
〈5〉
诗人群里最好的律师,律师群里最好的诗人
 
      1999年,诗人胡勇平带着他的两本诗集义无反顾来到了长沙,以律师的身份寻找物质以诗的名义寻找永无宁日的精神家园。诗人的灵魂永远是孤独的,为了安顿好自己他早出晚归马不停蹄。他是火苗,一旦点燃,不要多久会熊熊燃烧;他又是一株野草,只要有阳光有雨露有春天和白露,他一定能长成一片,和大树连在一起,让周围鲜花盛开。
      2000年我也从湘乡来到了长沙,在湖南食品杂志社做编辑。这是我和文字打交道的第一份工作,这份工作给我的梦想搭了一个棚户落脚点,我当时非常骄傲和满足,自豪感和工资的多少没关系,我从小喜爱写作,终于有了一个对口的职业内心倍感幸福、自豪。这份工作凭自己的能力得不到,完全是胡勇平帮我一手包办。他自己初来长沙还没有站稳,却分出精力帮助我。
      胡勇平是个有梦想的人,到了长沙梦想成倍增长,每次激动了就对我说胡氏语录:我来长沙要做老大。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用手摸了下自己的鼻子,他的鼻子相对于身材,显得很大,鼻子在一定范围内很著名。才到长沙,他说话的底气并不足,相当长一段时间他喜欢抚摸鼻子,以此放松和增加自信,很多场合他靠吹牛打造自己,他那时吹牛没有现在随意,也没有更好的人听他吹,他就吹给我听,在河西湘雅附三对面的一套住宅里,特别是有星星的夜晚,听他吹完牛,高兴了他就请我吃夜宵喝啤酒,回来再写诗,我在另外一间房里写他经办的案子,我总是把他写得过于高大,每次看了他的不满意。他自己说,一个和坏人打交道的人,好不到哪去。后来他自己写,写之前先说出来,说得排山倒海,要求我必须认同,我喜欢认同他的写作观点,认同了他会请我喝啤酒吃红烧肉,不认同他不高兴会用土匪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他不允许我有异议。《中国律师的魔鬼词典》就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
       他现在变了,变得相反了,喜欢别人去批评他,他开始敬仰在语言上胜过自己的人,这些改变,来源于他现在内心培植了一种伟大的自信。
       那时他特别喜欢打三打哈,和吴跞星、周巍巍打,他们都是好斗的人,廖红波水平差,也偶尔参与,我当时没有钱,不敢参与,实在差人了他们强迫我上场。中间有谁出错牌了互相埋怨嘲笑对方,胡勇平和吴跞星都喜欢做庄,输得最多的是吴跞星,赢得最多的是胡勇平,某次在吴跞星办公室打牌,赢的和输的产生了争议,胡勇平一气之下把他的鞋从8楼丢下去,吴跞星站起来去打胡勇平,胡勇平大着嗓门横眉冷对。要不了几天我们又混在了一起,为了一张牌重新井始争论,我们几乎没有谈诗,谈诗太累了,我们要把压在肚子里的废物通过这种方式排空了,再去谈。
       他已经很久没有邀请我们打牌了,据说也不流行打三打哈,但我还在回忆那日子,我们通过它得以修炼,不再锋芒毕露,胡勇平已经非常自信,我们很少有机会再看到他抚摸著名的鼻子了。
       我在长沙上班的第一个单位湖南食品杂志社,有一位钟副社长,在唐人神拉了几十万赞助的女强人,和胡勇平在《湖南食品》弄出一篇医院婴儿胎盘上了酒店餐桌的文章。医院把胎盘卖给酒店,胎盘公然在酒店做成菜卖给食客吃,在湖南是多大一个新闻了?别的人不敢去捅,当时的胡勇平敢,或者说胡勇平也不敢,但他骨子里有一种侠客精神,见了看不惯的想说,他必须为自己的正义造势。
        他是个复杂的人,既有传统的好斗精神又有仇恨丑恶的侠客思想,他和吴跞星都是属于在这个地球上五百年才出生一个的人物。
        有哪种人望着天了还要说自己比天更海阔天空?一是诗人,诗人说错话了可以不负责,大不了自杀。一是律师,律师知道什么话可以说到什么程度,说错了他可以栽赃。豪情万丈的诗人和说话顺理成章的律师在长沙也就只有胡勇平了。这两个职业本来压根儿不搭边,诗人是不讲理的,律师遇到事儿就要说理,两种职业集于一身,这个人不是疯子就是国内司法界的神人,今天,我终于相信他是后者。我一个亲戚请胡勇平辩护他的家属,案子从死刑改判成死缓,亲戚非常感谢胡勇平救了一条命,胡勇平很平静:这是中国司法的胜利。
        我们用另外一种书面语描述吧。胡勇平是个仗义、有良知的律师,多年来坚持为弱势群体维权,即便成为知名律师后,他仍然保持着这一习惯。他代理的案子许多不是出于金钱的目的,而是责任和担当。每次聊起他参与的那些维权案例,总是很让我感动,社会需要更多这样有良知的律师,法治的进步也离不开这样的律师。
  胡勇平是一个有文气、有匪气的诗人。在湖南闻胜律师事务所的青年律师曹天舒心中,胡勇平不仅是一位好老师、好领导,还是青年律师们的好朋友。“5年前我是由胡勇平领进门的,他的一些教诲和理念,我一直不敢忘却,这让我获益匪浅。”
  “他有悲悯之心,更有仗义之怀。办案时,他不怕得罪权贵和职能部门,面对弱势群体和公益诉讼,他义不容辞。”曹天舒说,“胡勇平给我们的感觉就像是古代的侠客一般,所里的青年律师们私下里给胡勇平起了个外号,叫‘侠客’。”
  易锡华和胡勇平的相识,源于儿子易亮的维权官司。
  2011年4月8日,湖南师范大学的自考生易亮徒手接跳楼的同学被砸成重伤。事发一年后,易亮被认定为见义勇为,但学校却态度冷漠地拒付易亮进行后续治疗的医疗费用。
  他们通过熟人介绍认识了胡勇平,胡勇平听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后气得直拍桌子,二话不说就接下了这个案子维权。易锡华说,“这之后,胡勇平在网上发帖寻求媒体的帮助、四处奔波取证,尽心尽责,而当时我们连支付律师费都困难,他的敬业和正义让人感动。”
      2000年,胡勇平允许我在他英才园的房子住了下来:明天你去湖南食品杂志社上班。转过身对另一个朋友说:阳子和我关系不一般,他的写作水平也比你高,我只能安排一个人。
      诗人每天早上和我一起出门,他背着包打的奔向长沙的每个角落,回来后给我讲许多听着名气很大,我从来没有资格见过的人物。他也给我讲他在办或将要办的案子,其中有一件毒品案,犯罪嫌疑人请他辩护,他痛苦了一段时间,对犯罪非常仇恨,当事人家属要求不判死刑,要给他许多钱,最后还是被判了死刑,他才轻松了,才觉得自己的良心没有被钱收买。
      我回忆以前的事,最愿意回想的还是我们一起写作的过程,即使他在律师界再怎么混得好,我会不温不火,而一旦有人提起胡勇平写了一首好诗,我会立即打电话给他,再激昂一次。他每天以酷爱诗歌的方式办着案子,他会不会还像以前一样,办完案子找人去讨论下一首诗?湖南的律师界,也只有在胡勇平那里才能看到这个场景:讨论诗歌和讨论案子可以同步。
      二十年前的某段日子,我们白天各奔东西,夜晚睡在同一套房里,我们很晚了还在聊天,顺着心意有说不完的话,天被我们越聊越大,希望也越来越大,完全不象今天,无意中话一下会把天聊死。我们都是有梦想的人,许多夜晚一点睡意都没有,各自睁着眼睛,看着外面的世界,特别是在有星星的夜晚。
      突然,我现在想问问自己:当时到底看到了什么?
 
晚安
作者 丨 胡勇平
 
夜半,大风,下着雨,冷
多加了一床被子,仍然冷
不忍心关掉窗户
因为我知道你蜷在南方
的一个烟雨小镇
躺在床上,听风雨
有许多话想和你说
说多了怕你头痛
说透了自己心痛
于是
试着写了这些字给你
又擦掉,最后只留下两字:晚安
 

  • 党员进社区 节前慰问困难村民  真情关怀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学校:青年教师展风采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精英引领 校区交流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和平校区举行首届足球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小学:研课带成长 磨课
  • 双峰县:名师引领促成长 合作研修共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