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安全教育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文艺副刊 > 散文随笔 >

结局

编辑:   发表时间:2021-04-06 16:24    来源:湖南安全教育网   浏览数:234
      小肖彻底离开了我们,他走得太突然太忘乎所以,在睡梦中一声不吭地走了,再也不回来了,壮壮实实的一个人转眼间走完了人生轨迹,烧成了一堆灰,任凭我们留在人间偶尔想他,同时也一过性咬牙切齿地恨他怨他。他留了一些属于他自己的痕迹没有带走,把它们留在我们经常去的地方,想抹,抹不掉;去抹,印痕更深。
      独自想一个人会想出忧伤,大家坐在一起集体去想他去揣摩他,才能源源不断地想出许多快乐和可笑的细节。潘梦权想到了一个钿节说他是这样的,金仲良绘声绘色想到另外一件事说他是那样的,我和尹显胜又认为他这样的那样的都不是,应该是另外的。周定辉最有资格评论,他和小肖在一个床铺上躺过,脚放在对方的脑袋旁边,各自侧着他们的身子,尽量躲避可能的臭味。每个人很难闻到自己的臭味,对别人的味道却格外敏感。周定辉和小肖走得最近,走得近了什么都模糊了,对小肖的评价说不出了。
      欧阳君丽很久没和我们一起办公了,她在隔我们较远的地方另外设了一个办公室,她很久没和我们一起回忆小肖了,她在她的办公室里肯定会偶尔想到小肖,记得以前她说过:小肖就是我们的开心果。
      我们都有一些怪怪的脾气,突然对某些人使性子说不好听的话,但没有谁会对小肖发脾气使性子,相反,大家用不同的方式低声下气地哄着他对他好,生怕他跑了突然不见了。
      他经常威胁我:要是你们谁得罪我对我不好不喜欢我小肖,我是有退路的,我全中国到处都有朋友。
      他有一次真的跑了,去海南呆了半年,冬天的时候他托人带口信给我:他想回来长沙。我想了一下:回来吧。
      他回到了长沙,我们又随时看到矮矮胖胖的小肖一拐一拐地在办公室附近寻找新开张的饭店,隔三岔五神神秘秘告诉我,附近某某地方开了一家特别好吃的店子,打6折。他知道我会上当跟上他的思路。
      我说:你没有吃过怎么知道特别好吃?
      他马上说:建议中午你请我们去吃一次,就知道了。
      他说这句话带着诡异的笑脸,要是我同意了他会吐出厚实的舌头,在嘴角处舔舔,回味无穷。
      他有了机会又可以大口吃肉,这些回锅肉非常隐秘地进入他的食道,帮助他继续发胖。
      过了半年他又隆重地对我说,他还是想去海南,那里有一个人对他特别好经常在一起吃扣肉。我不但没有挽留他还单独请他吃了个告别饭,吃完饭他背着我送的真皮包义无反顾地走了。三个月不到他站在海口市街边打电话给我:我没有钱吃饭了。
      大家已经商量好发了誓,集体决定断子绝孙再不理他了,随他去了哪里再不会接受他回来,他荣华富贵也好他饿死他乡也好和我们从此无关。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这么想嘴巴一点都不争气,我毫不犹豫回答他:“你回来吧。”
      第二天上午他就死皮赖脸回来了,嘻嘻哈哈站在我们面前,我们争先恐后排着队喊他的名字,亢奋地从喉咙深处冒出声音,排山倒海叫小肖小肖,我都到了恬不知耻的地步:小肖,小肖,我们想你。
      我恨不得把自己打一顿。
      我们去石燕湖也是哄着他,哄着他爬山,又怕他累了,我和他一起落单,一起并排坐着把屁股放在有点凉的石块上。他好不容易爬上山了,我们全心全意怂恿他,让他和我们一样,手抓滑轮,吊在索道上滑过去,他看了好久,又望了望低处的湖水,过了许久,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我不滑!”
      我们眼巴巴地望着他。
      他说:“要是我的假腿掉下去了,你们谁帮我去湖水里捞腿?”
      我们谁也不敢表态。
      还有两天时间,他就满满当当四十岁,一整天里他哼着小调在办公室晃来晃去,我实在控制不住,一个没有钱没有老婆的老男人为什么这么快乐?我几乎带着仇恨塘干水尽地去喊他:“喂,老肖。”
      他慢悠悠到了我办公室,一本正经指正我:“你早答应过我不叫我老肖,我是小肖,我是要找对象的小肖。”
      我一下没有了脾气,他是40岁的小肖。
      他生日的前一天,花200元买了一支手串,转手开价1800元要卖给我。我假装想了一下,非常隆重地点头,我非常愿意,立马掏钱成交。不是因为我多么喜欢这支手串,而是我知道他没钱了,明天要过生日,他要请客,据说他有个相好的女人,他爱面子,不会轻易问别人借。我甘心情愿上一次当吧。
      他欠了我们太多的情和承诺,他承诺今年年底在老家捉一只大母鸡过来送给我吃,这句话说了至少三年。到了年底,他用山盟海誓的语气对我说:我回长沙给你带一只大母鸡,活的。有一次春节期间他特意在他老家的破房子里打来一支电话给我:我母亲说你对我好,给你准备了一只大母鸡,我过几天捉了带到长来。
      我至今一根鸡毛都没有看到,他越是这样,我越在想他承诺的大母鸡,我几乎能想出那只母鸡的模样来了,它的叫声特别旺盛,它还带着慈利县乡下的口音,它全身布满浓密的土黄色的鸡毛。想得久了,母鸡已经不仅仅是一只鸡,它是我对他的又恨又爱的惦念,是一声深深的叹息。我没有骨气地又折磨了一次自己,决定不恨他了。
      他活着的时候那么胖,每天拚命吃,胖到二百斤了还不节食。他来人间就是要吃的,一切能进入嘴里的食物他从来不会拒绝。他那么好吃在乎吃,又那么贫困,他怎么舍得把一只肥肥胖胖的士鸡送给我吃呢?这,对于别人也许是一件很小的礼物,但对于他不是的。他的生命里最重要的就是吃。记得有一次我们去河西吃烤全羊,他一只手往嘴里送一块大羊排,腮帮早已经被羊肉塞得鼓鼓的,另外一只手还在坚决拿着一只羊腿向全世界宣告似的据为己有,我们真的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另外加了一只烤全羊,否则我们根本吃不到羊肉。最后他肚子吃得圆圆的,用两只手交替拍打着肚皮,开开心心一路高歌回去睡大觉。我们不好说什么,他是一个对尊严要求更多的人。他还在继续胖,我实在忍无可忍,终于要求他少吃。他听不进的,他来到世上最大的快乐就是吃,他以为我嫌他恨他不尊重他,在打击他的喜欢他的快乐。我平时也吃多了吃得太好了,后来我心脑血管有了问题,他陪我一起去医院,护士顺便给他量了血压,舒张压220,医生坚决不让他走,必须立刻检查。他当时很紧张,他不是为病紧张,他是为了钱紧张。他没有钱。我说我给你出钱,我们一起去挂了号,等我去另一个窗口拿到我自己的检查结果,他却不打招呼走了。
      他拖着一支假腿,电梯也没坐,身子一拐一拐的,所有的身体重量尽量压在左边。他累了,气喘吁吁,回来立即把右边的假腿取下来,让它靠在旁边休息。我在办公室等到他,他露出憨厚的笑脸,宽阔的脸庞装饰着木棉花一样的温暖。我彻底说了他一顿,他默默的听着,一言不发。
      我拍了他许多相片,其中有一张是我在长沙南郊公园用手机拍下的,有人建议我把他的痕迹在手机图库里全部删掉,我嗤之以鼻,不但没有删掉,而且经常打开,认真去看它,它成为了我情感内容里一个深有感触的点,在我图库的显眼位置站立着,看到它的时候,我不但没有一点害怕,内心还溢着许多快乐,快乐在心里满了,流露到脸上,似乎还自己一个人偷着傻笑几声。傻笑的原因基于两点,第一点,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平台,一起努力,获得生存的资本,努力中共同成长,在这个平台上,我们不仅仅只有工作,我们还许多别的,扩张我们共同的快乐和精神享受。第二点,和小肖的合影其他人在阳光照耀下表情很统一,只有小肖,大张其口,想说什么又似乎噎着说不出口。记得照这张相的时候,有人问大家西瓜甜不甜,小肖才吃了一肚子的哈密瓜。
      欲言又止的表情有谁知道?
      我听说小肖恋爱了。
      他自己告诉我的。他的爱情来得很快。他告诉我,有一个姑娘从广东过来看他,并且爱上了他。在此之前,我们对小肖的爱情孤陋寡闻,张三可以恋爱王五正在恋爱,我们几乎没有谁想小肖也应该谈爱,小肖也应该有幸福美满的婚姻,我们完全淡化了一个40岁的未婚男人爱情对他的重要性。
      他郑重告诉我:爱上她的姑娘才20岁。
      20岁的少女会爱上小肖?我非常诧异。
      她已经和我同居了两天。他说。
      潘梦权可以作证。为了排除我的疑问,他有点急了。
      他的口气当时不让我立即去说什么。在这个非常现实的社会里,也许真的存在这么美好的感情,也了愿了我们大家一个不敢说出来的心愿。十来天后,小肖又跑过来神神秘秘告诉我,姑娘走了,去了广东,到广东打两年工再回长沙和小肖结婚。
      她如果喜欢你,就会和你在一起,在长沙也可以打工。我提醒小肖。
      她和我斗气,走了。小肖对我的提醒表现出轻描淡写,有点不耐烦。
      她肯定是爱我的。小肖强调。
      我立即在心里痛恨自己,觉得看待问题过于庸俗。
      二十天前,小肖的女友怀孕了,他欢天喜地跑过来告诉我。我马上又提醒他:那你要接她过来,她应该和你在一起,你照顾她。
      她不愿意过来,她要在广东打两年工。小肖说。
      我又产生了疑惑:这个姑娘是不是真爱上了小肖?怎么很多做法违背了女性的常理。一个愿意为个男人怀孕愿意嫁给他的女人,肯定是愿意第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小肖也看出了我疑问的表情,没说什么,内心肯定对我的想法嗤之以鼻,他坚信:她爱自己。又过了十天,姑娘打了胎,小肖决定去广东看她,小肖都不和我商量了,在办公室私下和同事们酝酿怎么去看她。大家一致支持小肖去广东。
     小肖立刻要动身,去姑娘身边。
     感情的事只有自己最清楚,即使错了也用不着后悔。小肖是这么可爱,敢说敢做敢爱,尽管不富有,却努力担当。不管这段情结局如何,我和大家一样,赞赏他的担当和真情,也坚信,他一定能够拥有自己美好的爱情。
     可惜,这一切化成了一堆灰,小肖肯定会把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带入另一个世界,天堂也有爱情。如此,再来讨论其中的对与错,就显得多余。
     结局已经无关紧要了。

相关阅读

  • 党员进社区 节前慰问困难村民  真情关怀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学校:青年教师展风采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精英引领 校区交流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和平校区举行首届足球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小学:研课带成长 磨课
  • 双峰县:名师引领促成长 合作研修共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