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安全教育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文艺副刊 > 散文随笔 >

关于形象思维(记忆)

编辑:   发表时间:2021-04-12 13:50    来源:湖南安全教育网   浏览数:234
作者|卓仁杰
       我年幼时的相当一段时间里是在外婆家生活的,外婆及外婆家的亲人都夸我聪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认为自己真的很聪明,直到上小学二三年纪。
实际上长辈对自己孩子早期的关于聪明夸奖、主要源自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是听话、懂事;第二是语言表达能力;第三才是智商。其实针对智商的判断是很不严谨的,只要是前两点过得去,基本是可以得到“聪明”的认可的。

       对于外婆家的这一段,后来我是有着客观的认识的。一是因为我是一个城里的孩子来到乡下。二是母亲是外婆的长女,我是外婆的长孙男。三是外公共四兄弟,在他们居住的围子里算是一个大户且有一定的声望。另外是几个舅舅的倍加呵护。需要补充的是我也还听话懂事,懂礼貎、善言辞,以及记性好。
       平心无论,我以为我的智商是很一般的,甚至于还有相当的缺陷。第一个表现是:我的动手能力极差。这一点尚在我的学龄之前就受到了父亲极其失望的判定。第二点主要表现在智力游戏方面。最明显的一个事例是小学阶段在玩“二十四”的游戏时,和比我小两岁的妹妹相比我都常处下峰。(任意四张扑克牌、用四则混合运算得出24)再比如中国象棋和中国围棋的水平,从少时的几岁开始,至三十年岁的成熟年纪,在同龄的伙伴当中,几乎没有碰到过比我差的了。其实我的扑克牌、麻将的情况也差不多,只不过是后二者多少还有运气的因素存在,所以不如前二者那么不堪。第三是父亲在我极小的时候指斥我不合群,当然,这极我可能是情商;虽然我不太在意,因为不合群可以扭转为不随和、不流俗、特立独行,但似乎也是一个“商”的不足。第四是对哲学学科的隔漠、也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表现。因为我曾号称喜欢文、史、地等学科,从知识的摄汲来说,没理由拉下哲学,并且我也曾有意识地努过力,但始终入不了门,甚至是兴趣索然,最多是从知识点的角度记取了一些人名和术语。
       一直以为自己也还聪明的截止时间是进入到小学的二年级左右。因为一年级时还不明显,也不懂得观察,并且我一上学便被任命为“排长”,当然算是聪明和成功的。在学校里,没有了亲情的僻祐,都得个挺个地自由发挥和表现,并且在不仅仅是学习成绩单一方面的表现,更多的是游戏、玩耍甚至于是争斗。渐渐地我就不得不承认,即使学习成绩各一,有的甚至不被老师所喜欢的同学,其实也很聪明。并且,重点是那些看上去聪明的孩子,额头都很高。这一点成年之后更加明显,即发际线都比较高。这是个公开的秘密,没有科学依据,没有人会说出个子丑寅卯,但很多人的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当时,我便向父亲求证,他的答复是模梭两可的,他当然不会承认为自己的儿子不够聪明,也不会这么打击儿子,何况他自己的发际线也不高,但是,他衍射出来的情绪显得有明些的慽然。
       在学生阶段前半段明期,由于我的懂事和勤奋,一定的语言表达能力,再加上素质不错的身体条件,直到高中之前,各个方面我应该都算是优异的,特别是初中阶段。例如:我在拥有十四个班的年级中,数学、物理、英语竞赛中都取得了前十的名次;在湘潭市的中学生运动会上,我取得过短跑第三;三年不曾间断的学生干部生涯中,也表现出了一定的组织能力。但是,这一切到了高中,我的优异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这个挑战,首先是来自化学,因为化学的学习方法完全不同于以往。有一种说法也许不太对,但大致是有些道理的,即:语文是背,数学是多做题,物理是理解再加算。而化学呢?说的是从实验中学。可中学的化学学习又有多少实验可供学生去“得出结果”呢?我记得第一次化学考试中、还考到了一个瓶盖子的摆放姿势,我大惑不解,没想到这也要考?没想到化学是考些这东西?慢慢的,物理学习我也开始吃劲了,尤其是对所谓“力的分析”;数学也出现了一些迷怔,主要是解析几何、函数等。慢慢地我发觉不是我不努力,是我的智商不够了。实际上英语学习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传说中学英语的法则是:听、说、读、写、译。可实际上拚的还是智商与努力,80年代的普通城市的普通中学有多说正规的“听、说、读、写、译”呢?
       后来,我的数学和物理还是保持了较好的成绩。比如82年高考中100分为满分的数学我的得分是87分。在发现我的智力吃紧的同时,我的语文成绩却是保持得不错。在湘潭市统一试卷的一次模拟考试中,我还得了个第2名,让我的语文老师好生高兴了一把。在语文成绩的保持中,我的写作兴趣也在日渐上升。当时自己还不太以为然,因为我的作文大概从小学开始写作文起,就一直是被老师夸赞和作为范文的。直到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为老师留的一篇访问记展转反侧时,脑海里不断出现白天观摩的场景。胸中感觉有东西在翻滚,于是,那个冬日的深夜,为了一篇普通的作文,我披衣起身、炳烛走笔。
       虽然我的高考语文成绩并不理想,也就80来分(满分100分)。但之后,写起作文来,我似乎懂得了“画面感”三个字的含义,无论是写记叙文还是写议论文,先闭上眼睛象作画一样,让目光扫及每一个部份与角落,然后再勾勒出文字。这大概是古诗词中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吧。
进而我又发现,我的记性好、主要是好在记人、记事上,背公式、背单词、背年代都不算行。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带有画面感的人和事方面的记性,我还不是一般的好,是出奇的好,副产品是人名。目前,我虽然已经五十又半了,可我最深远的记忆可以抵到我伊呀学语的年代,可以回到我蹒跚学步的岁月。经常性地,回忆许多年前的事情,成为了我参加同学聚会中的亮点。不是我唱独解戏哟,有回应的哟,有唱和的还不少哩。

       也许有人会疑问:这是真的吗?很长一段时里,我也这么反复自问:是不是想象的多了些,再加上添油加醋,或者文学加工,尤其是“编剧”的功夫使得自觉不自觉地呢?去年,为了一些不曾逝去的记忆,我特意辑录了一些文字,不敢称作书,但还是起了名字叫做“那个年代”。近百起故事,全部是社会性的,时间的跨度大概是1972年至1977年,即我的的小学阶段:我的7岁到13岁。不是小说,大概算是回忆录吧,文中涉及的人,全部用的是真人真名。有兴趣者可以了解一下。我想的是或者可以作为后来的学者,了解那个年代的一个小解度吧。
回复开篇,我的智商并不高,肯定是不高。但假如说记心也算是智商的一个部份的话,我又怎能自贬智商低呢?于是,我给了自己一个客观的评价:智商一般,个别方面并且有缺陷,但记心,尤其是记人(名)、记事的记性,超强。再后来,我将自己的这一特质归纳为形象记性,不敢强说是形象思维。同时,我又发现了自己关于形象、画面方面的衍生品。就拿我不善长的游戏来说,跳子棋就还不错;围棋不行,“五子棋”却也还可以。我说的是全开放的五子棋,即用围棋盘进行的,不是那种小棋盘,和不能“双三“的规则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五子棋水平未逢对手,不信,俺俩约一个?

       与形象和画面相关的还有古诗词,我想我对古诗词的酷爱大概也源自于我的形象记忆吧?“千山鸟飞绝、万迹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首诗的优美与易记易背,肯定是与它带来的画面感相关的。我对古诗词的酷爱是相当的着迷的。幼年时代,几乎是见一首背一首。记得背第一首古诗是1974年前后,诗是这样:”昨日进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差不多时期背下了语文课本中录的黄巢的那首《咏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戴黄金甲“。有心人一定能读董这两首诗当个年代之所以入选小学课本的历史背景。至于”白日依山尽“、”床前明月光”等肯定也是背得比较早,只不过记不清具体年份了。到目前为止,我大概通背了三五千首古诗词吧。纯兴趣使然,虽然没甚用途。可惜的是大多不是年少时、读书时、记性最好时所背,不然能背得更多。那时烦事萦身,待到心性复燃时,记忆也不如从前了,现在不知还能剩个千儿八百的不了,尢其是后来背的。
与上述相同的还有数学中的几何,无论是平面几何还是立体几何,我也学得特别轻松、特别的成绩好。中学刚开始平面几何学得好时,我还以为是老师教得好,(我比较喜欢当时的数学老师)我自己努力的原因。直到干年后,轮到我女儿学几何时,我的几何基础还在,我几乎提笔就可以辅导她,这大概也应该是我的形象感、形象思维在起作用吧!
如我前述,与形象、画面记心相关的还有人名,无须做任何准备,随时可以开讲,以每单元200人记,我大概可以聊数一二千个真实的人名吧。这些个单元有:体育界、历史类、文学文化类、中共党史类、外国类、以及自身结识类。记同学名的人中,我有个极好的见证者——杨湘林,俺俩几乎可以将1972年的小学同班同学和1982年高中毕业时的同班同学一个不拉地细数出来。

       关于记人、记事的记性当然不可以说得太过份,太过份就假了,它毕竟不是录影片。我只能说我记得很多,但为什么能记这么多、这么远我自己也说不清。同时说不清的是为什么记住的是这些。但是,被我记住的事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有画面。现实中的许多事,又不一定记得住。我的一个朋友,叫做吴建兴的他说过:但凡事,如果你必须记住的,就一定不会忘。但凡你忘了的,(现实中经常有这样的人,总是说:对不起,这事我忘了)潜意识中你就曾暗示自已“这事、无所谓的“。他是个哲学家,他说的很哲学。对此我有一个体会就是:对于讨厌的人和事,我潜意识当中,便极易选择性地不去记它,或忘记它。
       画面感、形象思维、超强的记事记人能力,这算是一种怎样的特质呢?我看过一个报道说有机构对若干个科学家的大脑作过解剖,发现了异于常人的发育与结构,这个研究名单中还有列宁。所以,一度我也萌发了类似的怪想:我的大脑是否也有研究价值呢?但是,这两年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最强大脑》的节目之后,便赶紧作罢了,心想:我这,算个什么?一个P哩。
 就此作罢,心又不甘。想着想着惟有多想、多写、多记,管他是否有用,是还有人看,反正又不浪费纸张,万一有人看了呢?辟如继继同学。

  • 党员进社区 节前慰问困难村民  真情关怀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学校:青年教师展风采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精英引领 校区交流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和平校区举行首届足球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小学:研课带成长 磨课
  • 双峰县:名师引领促成长 合作研修共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