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安全教育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文艺副刊 > 小说添香 >

米季的离婚想法(小小说

编辑:   发表时间:2021-02-07 10:12    来源:湖南安全教育网   浏览数:234
作者丨阳子  
      闹钟响了三次的时候,米季终于把眼睛睁开了。他早就醒来了,生物钟比闹钟还管用,闹钟没响他的手脚就摆成四仰八叉的姿势,像一片落下来的树叶,随心所欲。被子外面有些冷,赖在床上舒服。还睡五分钟吧。五分钟过去了,米季心里对自己说:再睡一分钟一定起来。一分钟一下过去了,望着天花板一下一下数,数到六十下的时候妻子罗琪又爬到了床上,早餐做好了。她把右手放到米季的胸脯上,手凉凉的,米季冰了一下,米季皮肉一紧眼睛彻底睁开了。罗琪的右腿抬起来轻车熟路压在他身上,摆出要搂抱米季的姿态。米季低头看到了老婆罗琪的肚皮,肚皮有些松软往下垂落,没生儿子前罗琪的肚皮一直是米季的骄傲,手放在上面能感觉到坡度,在坡度上米季不畏艰苦,手经常在老婆的肚皮上画圆圈,手放在坡度上米季会全身有反应,血液四处奔跑,人变得坚挺、亢奋。有一次老婆坐在床边穿袜子,米季无意从侧面看到罗琪的肚皮一层一层的往下耷拉,丝袜上也有几个的洞,一下让他有些厌倦,那次怎么都没硬得起来。
      老婆用手去拨动他,米季知道已经有一个月没踫老婆了,罗琪今天想抓紧在上班前亲热下,但米季心里疲倦,像发动机打不上火油路不通,一点想法都没有,两次都把老婆的手用力打开。罗琪有点火了,用脚踢了他一下。
     你起来,给儿子去穿衣服,穿好衣服去楼下买两根油条两杯豆浆。罗琪嘴对着天花板声音很大。
      让我躺一分钟。米季说。
      罗琪把被子一掀:不能躺了,昨天儿子交待没橡皮擦了,要早点去学校,校门口左边的商店有买。
      米季把被子往身上拉,人已经坐起来了,突然对眼前的生活非常厌倦。
      罗琪,我想和你离婚。米季的声音很小。
      罗琪没有听到,还在给米季布置任务:今天下午你要请一个小时假,儿子班主任交待,有些学生伙食费不交,钱用去上网了,这个月的午餐费必须家长亲自去学校交。
      米季把双手的食指插到耳朵孔里,一脸胀得通红:我要离婚。
      罗琪终于听到了,看着米季: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米季突然眼泪流了下来,带着哭腔非常诚恳地和老婆说话:对不起,罗琪,我非常厌倦这种生活,我想和你离婚。
      罗琪头脑的血一下凝固了,好半天没说出话。
      对不起,我很厌倦,我想和你离婚。米季没想到自己把离婚两个字说出来那么轻松,他终于有机会把压抑着的这句话,非常完整、平静地说出来了。他以前都是在心里想嘴上不敢说。
      罗琪用手去抓米季,顾不上自己内衣都没有扣上,两只乳房跟着她的激动左右摇晃。
      我和你一样要上班,比你更辛苦,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屎米季。罗琪的哭出的眼泪和米季的泪水不一样,她是真哭,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流,流得多了,她胡乱抓件衣往脸上抹。米季很平静,一件一件往身上套衣服,穿衣的程序类似往常,把袜子穿好了站在地板上看着老婆,认为她现在的样子有点丑,和泼妇没什么区别。受了高等教育的女人和乡下女性有一个共性:情绪来了不讲道理。米季想。
      离婚和良心没有关系,离婚就是离婚。米季在老婆的哭喊中平静地插了一句话。
      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罗琪突然停止哭喊,问米季。
      没有。米季说。
      米季说完这句话就走出了卧室,站在阳台上,阳光明媚地照了进来,生活最现实的一面借就阳光的照耀,或者痛苦或者快乐把每个人从梦中坚强地唤醒。等他把儿子的衣服穿好,罗琪还伏在床上,鼻水在管道里一拉一拉的,表达伤心。

相关阅读

  • 党员进社区 节前慰问困难村民  真情关怀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学校:青年教师展风采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精英引领 校区交流
  •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和平校区举行首届足球
  • 双峰县荷叶镇中心小学:研课带成长 磨课
  • 双峰县:名师引领促成长 合作研修共提高